朱安

2019-05-24 31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

朱安,1878年6月生于浙江绍兴。祖上做过知县一类的官。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朱安,虽然识字不多,但懂得礼仪,性格温和,待人厚道。因为鲁迅是长子,从鲁迅父亲去世以后,鲁迅的母亲就开始为鲁迅的婚事操心了。老太太喜欢朱安听话顺从的品性,决定娶来给自己的大儿子鲁迅做媳妇。1901年4月3日,鲁迅母亲在没有征得儿子同意的情况下,贸然去朱家“请庚”。结果在两个年轻人根本都不认识的情况下,由双方父母作主,定下了决定朱安一生命运、并给鲁迅带来终生痛苦的婚姻大事。

读《朱安:鲁迅身后被遗忘的女人》由于孤陋寡闻,平生好像只知许广平女士,却不知在鲁迅身后还有一个叫朱安的女人。 朱安虽是鲁迅的老婆,但却有名无实,她为鲁迅空守了41年,直到1936年鲁迅去世也没给朱安留下有个自己孩子的希望。她是一个典型封建婚姻包办的牺牲品。朱安临终前,泪流满面地说:“希望死后葬到大先生之旁,”她想念许广平和海婴。她面对自己的情敌和情敌的孩子竟然毫无怨恨之意。

1906年7月6日(光绪三十二年农历丙午六月初六)鲁迅在日本被母亲骗回老家完婚。就在娶亲轿子刚一落地的时候,从轿子里面伸出了一只中等大小的脚,这只脚试探着踩向地面,然而由于轿子高,一时没有踩到地面,可绣花鞋却掉了下来,在这只鞋的里面却露出了一只裹得很小的小脚。原来,这位新娘就是朱安,她比鲁迅大三岁,她听说新郎喜欢大脚,因此穿了双大鞋,里面塞了很多棉花,想讨新郎喜欢。可当场就露馅了,这似乎预示着她一生的不幸。

在完婚的第二天,鲁迅没有按老规矩去祠堂,晚上他独自睡进了书房。第三天,他就回到了日本。朱安虽然疑惑却是遵从了,好像她生来就注定是为伺候鲁迅的老母亲来的。朱安毕竟是个单纯善良的女性,她热爱丈夫,忠诚于丈夫,一切寄托在丈夫身上。她内心虽痛苦,可对鲁迅说,她一点也不怨恨许广平,你们的儿子就是她自己的儿子。

朱安作为旧时代的女人,没文化,没理想。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她所爱的男人为什么不喜欢她?其实不用她做错了什么,做与不做命运都是一样的,注定她的一生是悲哀的。殊不知自己是一件礼品,是鲁迅母亲送给鲁迅的一件礼物,当然,作为礼物受礼物的人可以不收,甚至可将礼物退还。但鲁迅没有不尽情理到那个地步。鲁迅多次与友人说:“朱安是我母亲的太太,不是我的太太。”

独地来孤独地走。1947年6月29日,朱安孤独地去世了,身边没有一个人。她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69个春秋,孤独地度过了四十多个漫长的岁月。假如:朱安不但懂得礼贤下士,而且又博览群书,具有反封建、反压迫的进步思想,是鲁迅先生的左膀右背,那么她的命运还会是这样吗?鲁迅还会认识许广平吗?要说朱安的婚姻是悲哀的,那是封建社会所造成的,怪不得别人。

然而,当现代人谈论婚姻不幸的时候,又应该去怪罪谁呢?“婚姻”本来是神圣的,是避风的港湾,可一旦变得行同儿戏,变得让人不知所云的时候,我们又会怎样看待它呢?封建社会婚姻不能自主,受家族父母的限制,使其得不到自由,悲剧频频发生。可在新中国,早就废除了传统封建婚姻,在择偶选择上已不再是抱残守缺,是完全自由和民主的。那么,为什么婚姻发展到今天,竟然变得如此脆弱,经不起一场风雨?多少个家庭分道扬镳,多少个家庭面临着倒戈,今天结婚明天就可以离婚,婚姻像个交易,像个买卖,实另人匪夷所思。

有人问萧伯纳对婚姻的看法,萧伯纳风趣地说:“太太未死,谁能对此说老实话?”是的,萧的确没法说。因为婚姻不可能有固定的模式,有的只是夫妻之间相互的感受而已。

这几年社会上流传一句关于说男人的几大幸事的事,其中就有;升官、发财、死老婆。把死老婆列入了男人的一大幸事。可见,现如今有多少男人,外面彩旗飘飘,当面对家中那杆大旗却非要昧良心戏说自己婚姻不幸,欲望变成了诅咒。要问为什么?美其名曰:“我们因为不了解而结婚,因为我们了解而分离。”这就是我们的婚姻?这就是我们所谓对婚姻的诠释?活明白了吗?我不禁汗颜!真替婚姻捏了一把汗!

拜伦在《唐璜》中写道:“一切悲剧皆因死亡而结束,一切喜剧皆因婚姻而告终。”或许吧!但愿别把婚姻中的个案做点代面,否则那些消极人士的人生箴言会更加凄凉和悲壮;婚姻是黄昏的晚霞/爱情是瓶中的插花/夫妻是途中的伴侣/坟墓是你真正的家。

原始婚姻从简单传宗接代,过度到精神婚姻享受似乎并不长,也不过是短短的几十年,虽几十年,但它的变化是空前绝后的,是我等想都不敢想的。为生孩子而结婚,为结婚而生孩子的年代过去了,精神从原始婚姻中突然觉醒,精神渐渐成了婚姻的主体,物质追求、精神满足是第一位的,不在乎要不要后代,做飘一族、丁克族,做AA制婚姻形式的夫妻,做婚姻时尚的先驱者。要求着婚姻,改变着婚姻,要求婚姻延着自己所希望的方向发展,好像婚姻只要能代表时尚与过去不同,就是进步,就是发展。是的,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婚姻愈变愈好,只要幸福、只要浪漫,不管是什么样形式的婚姻都会被人们接受。谁也不愿意再看到类似朱安婚姻的命运吧!

但我们千万不要忘记,任何形式的婚姻都可以变,唯独婚姻中的责任、义务、道义、尊重是永远也不可改变的。林雨堂说:“所谓婚姻不过是夫妻彼此迁就和习惯的结果,就像一双新鞋,穿久了便变得合脚了。”是的,婚姻就像一双新鞋,穿久了便变得合脚了。婚姻未必十全十美,为了避免伤了他人,伤了自己,在婚姻中还是要学会包容的好!


从网易博客(http://cxwstar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48468763200711913449696/)迁移,原发表于2007年12月9日.

Kratos

保持饥渴的专注,追求最佳的品质